新建项目

慈善募捐|与星星的孩子共享自然|中国好项目平台

上海晓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项目编号:201712269405553
上海市  教育

预计受益人数200人

已筹126.66元

已有13个用户给予支持

与星星的孩子共享自然是康橙小路自然教育专项基金发起的项目,康橙小路自然教育专项基金由上海康橙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与小路自然教育中心联合在海南弘毅扶贫慈善基金会设立,用于自然教育的方式探索自闭症孩子的康复与学习的专项研究中。2017年12月,上海康橙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为康橙小路自然教育专项基金捐赠了17万人民币作为启动基金,小路自然教育中心作为国内一家专注于自然教育课程开发与探索的社会企业,将在未来三年与国内自闭症专业机构一起合作,用自然教育的方式探索自闭症的学习与康复。
项目详情 评估结果 里程碑 评论

与星星的孩子共享自然是康橙小路自然教育专项基金发起的项目,康橙小路自然教育专项基金由上海康橙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与小路自然教育中心联合在海南弘毅扶贫慈善基金会设立,主要用于自然教育的方式探索自闭症孩子的康复与学习的专项研究中。

2017年12月,上海康橙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为康橙小路自然教育专项基金捐赠了17万人民币作为启动基金,小路自然教育中心作为国内一家专注于自然教育课程开发与探索的社会企业,将在未来三年与国内自闭症专业机构一起合作,用自然教育的方式探索自闭症孩子的康复与学习的专项研究。

自闭症,又称儿童孤独症,是一类以严重孤独、缺乏情感反应、语言发育障碍、刻板重复动作等反应为特征的发育障碍疾病。孤独症儿童被人们称为”星星的孩子”。近年来病发率越来越高。有研究数据表明:多让星星的孩子接触自然,孩子能够在自然里绽放天性,感官在自然中得到伸展和纾解。在自然中,孩子可以慢慢放松,并能够遇到更好的自己。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与星星的孩子共享自然,让孩子在自然中自由成长,孩子可以尽情释放爱玩的天性:在田间追逐奔跑,爬上树寻找自然的奇妙,体验农场的日常,了解蔬菜和粮食,感受着人对大地和自然的依赖,思考着人与自然的关系,对自然表达热爱,在自然里感受到美好、愉悦、自由和爱。

七月,当小路自然教育中心与小蜗牛的星星的孩子相遇,陪着星星的孩子在自然里去观察树木的特征,去触摸大树,与动植物对话,制作自然DIY,当他们从认为那是『蓝色』的树木到『绿色』的树木的时候,我们知道在他们的世界里,也开始对自然充满好奇;当他们愿意用捡起来的叶子,制作出五彩斑斓的拓印的时候,我们愿意陪着他们去发现自然的神奇。

所以,我们期待在接下来的三年,能够在自然之路上,每个月都有机会陪着星星的孩子感受四季的变化,打开感官,帮助他们与自然对话,让星儿们更多的走向自然,在自然里面成长。更希望能够和专业的自闭症的机构合作,一起探索出一套适合星星的孩子的自然课程。希望星星的孩子能够在自然里寻找到自己自然成长的道路。如同大自然里找不到完全一样的两片叶子,每个人的成长都是独一无二的。


一、项目背景 

(一)自闭症在中国的现状 

中国公益研究院2014年4月1日发布的《中国自闭症儿童现状分析报告》显示,我国自闭症患儿数约为164万人,儿童自闭症已占我国精神疾患首位。 2016年3月9日,《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在北京发布。报告显示,中国自闭症患病率和世界其他国家相似,约为1%,自闭症患者总数已经超过1000万人。其中0~14岁儿童患病者达到200万。 

(二)对应的教育状况 

目前,我国的统计数字显示:65%以上的社会群体不能正确认识自闭症,75%以上自闭症儿童在6岁以前未能被及时确诊,90%以上的自闭症儿童无法接受正常教育。 城市的自闭症患儿只能去特殊教育学校,而农村的自闭者患儿一般都在家里散养。特殊教育学校招收的自闭症孩子,一般只招收8周岁以上的。自闭症患儿的最佳治疗时间是3~6岁,8周岁自闭症儿童已经错过了治疗与训练的最佳时期。目前的统计数据显示,通过行为训练、干预及个性教育,约有10%的自闭症儿童能够完全康复,约20%虽然达不到完全康复水平,但是可以完全自理,还有近25%的儿童可以达到生活自理的水平。由此我们可以抱有信心的为至少55%的自闭症儿童去做更有针对性的教育和康复的努力。 

 二、项目市场前景 

医学研究把自闭症的形成因素可以归纳为:遗传、感染与免疫、孕期理化因子刺激性。其实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就有医学研究发现,孕妇患病毒感染后,其子代患自闭症的机率增大。后来数个研究均提示,孕期感染与自闭症发生可能有一定的关系。目前已知的相关病原体有:风疹病毒、巨细胞病毒、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单纯疱疹病毒、梅毒螺旋体和弓形虫等。目前推测,这些病原体产生的抗体,由胎盘进入胎儿体内,与胎儿正在发育的神经系统发生交叉免疫反应,干扰了神经系统的正常发育,从而导致了自闭症的发生。 简而言之,自闭症只是神经系统发育障碍或神经系统受损产生的一种病症表现。而随着神经学的研究和发展,已经通过大量的医学实验证实,通过系统有针对性的肢体训练和感知学习,可以刺激神经的再生。因此,这也进一步说明本项目的研发产出,可运用于应神经发育障碍或神经受损的人群,例如:阿兹海默症(老年痴呆症)、多动症、忧郁症、健忘症、运动/意外等引发的脑神经损伤。 

三、三年项目规划 

(一)项目目标 

1.短期目标:

 第1年(2017年9月-2018年8月):开展自然教育教学技术应用于自闭症孩子学习的研究,完成3-6岁的自闭症孩子用自然教育方式进行感知觉训练康复的实践,探索出一套从感知觉的3-6岁的自闭症孩子自然教育学习的方式。以上海为实践试点,提供50人次的体验名额,重点追踪10名自闭症孩子的学习反馈。 

第2年(2018年9月-2019年8月):在第一年教学技术和学习方法的实践基础上,建立一套3-6岁的自闭症孩子用自然教育方式学习康复的课程体系,跟踪调研自然教育教学对自闭症学习与康复的影响,探索出自然教育对自闭症的影响的评估体系。以上海为实践中心,扩大到三地实践,预计提供200人次的体验名额,重点追踪40名自闭症孩子的学习反馈。 

第3年(2019年9月-2020年8月):在前两年的经验和学习反馈基础上,进一步完善自然教育教学技术、学习体系的内容和评估体系进行升级。继续扩大试点范围和体验人群,预计提供500人次的体验名额,重点追踪100名自闭症孩子的学习反馈。并结合前两年的数据,并对学习周期分别为1年、2年和3年的学员训练效果进行对比分析。并建立独立的项目团队,为下一阶段的教学技术和内容的全国推广和多领域运用奠定基础。

 2.长期目标: 建立一套用自然教育方式探索自闭症的学习课程,主要以自然教育的方式去探索自闭症学习的可能性,根据自闭症学习的发展需要关注的:感知觉、粗大动作、精细动作、语言与沟通、认知、社会交往、生活自理以及情绪与行为八个领域去设计自然教育课程,旨在通过探索出一套自然教育的课程帮助自闭症孩子进行学习与康复。 


(二)项目阶段 

2017年9月-2018年4月:3-6岁的自闭症孩子,探索如何用自然教育课程打开感知觉。通过对个案的追踪调研与观察,研发与探索面向目标对象的自然教育感知类的课程。 

1.与一家3-6岁的自闭症孩子的机构建立合作,提供50人次的体验名额,重点追踪10名自闭症孩子的学习反馈。针对孩子的感知觉进行观察与调研。 

2.设计与探索如何用自然教育的方式打开自闭症孩子的感知觉。

3.开始从五感(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自然体验课程去探索自闭症的孩子的学习,开展5次练习训练。 

2018年4月-2018年8月:3-6岁的自闭症孩子的感知觉的自然教育课程的实践,跟踪与观察、对比分析自然教育方式与其他方式的对自闭症孩子学习的不同与影响。 

1.面向3-6岁的自闭症的孩子开展感知觉的自然教育课程,并且跟踪与观察、对比分析自然教育方式与其他方式对自闭症孩子学习、感知觉的影响; 

2.组织3场自闭症自然教育学习方式探索沙龙,探讨用自然教育方式探索自闭症学习的可行性; 

3.制作一部自闭症孩子在自然教育课程内容响应的纪录微电影。 

2018年9月-2019年8月:3-6岁的自闭症孩子的八大领域的自然教育课程的研发与实践,根据现有的自闭症的评估体系,去评估自然教育方式对自闭症学习的影响。 

1.以第一年感知觉的自然教育的课程为基础,展开自闭症相关的八大领域的自然教育课程的研发迭代;观察调研自然教育方式对自闭症孩子学习的影响,以及对粗大动作、精细动作、社会交往、认知等的影响,做出一份观察报告; 

2.包括上海在内,扩大到三个城市/地区开展迭代课程的实践。与三家机构建立合作。预计提供200人次的体验名额,重点追踪40名自闭症孩子的学习反馈。 

3.开展“自然教育X自闭症特殊教育”的小型专业研讨会,探讨自然教育方式对自闭症学习的可行性与科学性; 

4. 开展自闭症特殊教育讲师的自然教育课程培训工作坊。 

2019年9月-2020年8月:主要是建立3-6岁自闭症孩子自然教育的学习体系与评估体系,探究自然教育对自闭症学习的影响与康复。 

1.在10个自闭症机构实践3-6岁自闭症自然教育学习课程,预计提供500人次的体验名额,实践后获得反馈完善课程,建立初步的自然教育探索自闭症学习的课程体系与评估体系; 

2.发布三年的自然教育方式对自闭症孩子学习与康复的影响与作用的分析报告; 

3.召开全国自闭症孩子的自然教育学习体系的研讨会,进一步邀请国内外专家探索自然教育方式对自闭症学习与康复的影响与效果; 4.汇编三年的数据报告,并对具有普遍操作性的教学方案进行出版筹备。 


项目预算






评估结果

评估列表

专业点拨

举报项目问题

确认举报

提示

举报内容已提交,通过工作人员验证后会通报给相关部门。